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薛桥村 > 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与杨发胜杨发炎物权保护纠纷二审民事

http://longwaeent.com/xqc/541.html

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与杨发胜杨发炎物权保护纠纷二审民事

时间:2019-07-26 04:1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已珍藏,可进入小我核心查看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发胜,男,1965年5月14日出生,汉族,住监利县。

  委托代办署理人:张敦祥,湖北楚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居处地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

  法定代表人:张文平,该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办署理人:朱思华,湖北齐扬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办署理人:薛保华,男,1968年2月6日出生,汉族,该村委会支部书记,住监利县。

  原审被告:杨发炎,男,1968年12月17日出生,汉族,监利县白螺镇人,住监利县。

  上诉人杨发胜因与被上诉人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下称薛桥村委会)、原审被告杨发炎物权庇护胶葛一案,不服监利县人民法院(2016)鄂1023民初15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7日立案后,依法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杨发胜及其委托代办署理人张敦祥,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的委托代办署理人朱思华、薛保华到庭加入诉讼,原审被告杨发炎未到庭。庭审中,杨发胜以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已于2016年11月28日向荆州市当局法制办行政复议科提交了关于申请撤销(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行政复议行为为由,申请中止审理。但上诉人杨发胜不断未向本院提交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民委员会的行政复议申请已被受理的证据材料,故本案无中止审理的法定来由,上诉人杨发胜的该申请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答应。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发胜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讯决,裁定驳回薛桥村委会的告状或将本案发还重审或依法改判;一、二审的诉讼费用由薛桥村委会承担。现实与来由:一、一审认定现实不清,证据不足。1、一审法院仅凭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所持有的监利县人民当局颁布的集体地盘所有权证就果断地揣度争议的地盘属于薛桥村委会所有,缺乏现实及法令根据。第一,通过多次到相关部分走访,相关部分都暗示未向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委会颁布过任何地盘权属证件。第二,从形式上,河山资本部分对集体地盘的小我和征用集体地盘的相关单元颁布过集体地盘所有权证,而从未对村委会颁布过集体地盘所有权证。村委会的地盘也无须用颁证来确权。第三,上诉人杨发胜多次到监利县河山资本局察访,也未查到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相关消息,且按照工作人员讲述,该证极有可能是薛桥村委会自行填写而成,由于昔时对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填写工作都是村委会代为填写。第四,该证的相关消息均不完整,该证其本色就是农户所用的地盘所有权证,该当标明的地号、图号均为空白。第五,村集体名下严酷来讲并不成能有这么大一宗地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盘办理法》第十条:“农人集体所有的地盘依法属于村农人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运营、办理;曾经别离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人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运营、办理;曾经属于乡(镇)农人集体所有的,由乡(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运营、办理。”除非是灵活地,不然村委会名下不成能再有登记的地盘。2、上诉人杨发胜与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争议的地盘应属于监利县××镇高黄村民委员会所有,上诉人杨发胜从未与薛桥村委会签定任何形式的合同。上诉人杨发胜只是与高黄村委会签定了地盘承包合同,并向高黄村委会交纳了地盘承包费。若本案争议的60亩地盘属于薛桥村委会所有,且持久发包给上诉人杨发胜利用,每年的承包费为2000元,每亩平均为33.3元,这较着与薛桥村委会与陈平于2016年5月签定的承包合同每亩承包费220元差距很大。3、《中华人民共和国地盘办理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农人集体所有的地盘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元或者小我承包运营的,必需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当局核准。”若薛桥村委会与杨发胜有承包合同关系,为什么没有村民代表大会三分之二的决议纪要及乡镇人民当局的批文二、一审合用法令错误。1、若上诉人杨发胜与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具有地盘承包关系,在没有签定地盘承包合同也没有商定刻日的环境下,应属于不按期的承包关系,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即便收回地盘也应赐与上诉人响应的刻日作搬家等工作。本案该当是地盘承包合同胶葛,而非物权庇护胶葛。一审间接以物权庇护审理本案损害了上诉人杨发胜地盘承包合同中应享有的诉讼权力。2、一审法院操纵权柄邀约监利县××镇土管所担任人和白螺镇官薛片区担任人到现场对照图纸进行勘查的行为违反了法院中立准绳。按照相关法令划定,一审所调取的证据不该属于依权柄查询拜访取证的范畴,且两边当事人也没有申请一审法院查询拜访取证。若一审法院依权柄查询拜访取证并进行现场勘验,该当有响应的现场勘验笔录及查询拜访笔录,且经两边当事人质证才能作为认定现实的根据。但上诉人杨发胜从未收到第二次开庭的通知,也从未见过一审现场勘验的证据材料。3、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一审受理本案后,高黄村委会以诉争的地盘属于其所无为由以第三人的表面申请加入诉讼,一审法院以《通知》的形式驳回了。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地盘办理法》第十六条的划定,本案胶葛现实属于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委会与监利县××镇高黄村委会的地盘权属胶葛,高黄村委会以具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加入诉讼具有法令根据,该案应由当局确权后再由法院受理。三、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要求判决返还原物已跨越了法令划定的诉讼时效。上诉人杨发胜于2007年与高黄村委会签定了承包合同,上诉人杨发胜已承包争议地盘10年用于养殖,这10年期间被上诉人薛桥村委会从未主意过任何权力。该宗地盘历属高黄村委会所有,薛桥村委会只是看到此刻农人承担轻了,国度还有各类补助,想再次来争取该宗地盘。

  薛桥村委会答辩称:一、一审讯决认定现实清晰,合用法令准确。1、薛桥村委会从1993年5月就具有涉案地盘的所有权证,高黄村委会至今没有所有权证。2、杨发胜2015年前多次向薛桥村委会交纳“鱼池”承包费,一审中杨发胜也认可该现实,薛桥村委会有收费收条证明。只是杨发胜为了拒交2015年的承包费,在薛桥村委会告状后,才提交与高黄村委会的承包合同,可是高黄村委会没有涉案地盘的所有权证。二、一审合用法令准确。1、杨发胜加害了薛桥村委会的物权,并非合同胶葛,一审以物权庇护审理完全准确。2、一审为查明现实,组织监利县××镇土管所的相关担任人按照产权图纸对现场进行确认勘查并无不妥。3、薛桥村委会与高黄村委会没有任何法令上的权力权利关系,不具有地盘所有权争议。三、本案没有跨越诉讼时效,2015年杨发胜拒交承包费才侵害薛桥村委会的物权。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杨发炎未到庭陈述。

  一审被告薛桥村委会向一审法院告状请求:依法判令杨发胜、杨发炎偿还侵犯的60亩“鱼池”并补偿2015年度的承包费2000元;依法判令杨发胜、杨发炎补偿自2016年3月至交付“鱼池”止按每年每亩210.7元计较的经济丧失;本案全数诉讼费用由杨发胜、杨发炎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现实:2007年2月20日,杨发胜与监利县××镇高黄村民委员会签定承包和谈,承包了位于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与大城池鱼场交壤处的三口渔池。杨发胜除向高黄村委会交纳承包费外,还每年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2000元。2015年杨发胜未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薛桥村委会经催讨无果,遂于2016年5月4日将该三口渔池公开投标,并于2016年6月4日向杨发胜发出了期限退还渔池的通知,限令杨发胜三个月内返还渔池。杨发胜以该三口渔池权属为高黄村委会所无为由拒绝退还。另认定,薛桥村委会已于1993年5月13日取得了两边所争议的三口渔池的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编号为监集有(1993)字第2号,地盘总面积为108.2亩,四至别离为:东抵飞跃河,南抵薛桥村水田,西抵大城池鱼塘,北抵大城池鱼塘。关于该三口渔池能否包含在薛桥村委会所有的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范畴之内,经一审组织监利县××镇土管所担任人和监利县××镇官薛片区担任人参加对照图纸进行了勘查,确认所争议的三口渔池属于薛桥村委会具有的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上登记的地盘总面积108.2亩范畴之内。

  一审认为,因监利县人民当局颁布的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明白记录属于薛桥村委会所有,故杨发胜称该三口渔池不属于薛桥村委会所有的抗辩来由没有证据支撑,一审不予采纳。杨发胜自2007年起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应视为薛桥村委会对本人所有的渔池行使权力的一种体例。薛桥村委会因杨发胜未交纳承包费而要求杨发胜返还该“鱼池”的行为是薛桥村委会对本身合法权益的维护,该行为受法令庇护,薛桥村委会的诉讼请求成立。杨发胜不按薛桥村委会的通知要求返还该“鱼池”,加害了薛桥村委会的财富权,其应承担响应的民事义务。薛桥村委会告状杨发炎侵权没有证据支撑,一审不予支撑。至于案外人高黄村委会以该争议的三口渔池属于其所有申请加入诉讼,因其缺乏地盘权属证书这一根基证据,一审不予答应。为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第九条、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义务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划定,判决:一、由被告杨发胜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将其所运营的三口渔池(东抵飞跃河、南抵薛桥村水田,北抵大城池渔场)偿还给被告监利县薛桥村民委员会;二、驳回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杨发胜承担。

  二审庭审中,杨发胜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监利县××镇高黄村民委员会于2016年11月28日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一份。证明针对涉案地盘已提起行政复议。

  证据二、编号为监利县农地承包权()第568329号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一份。证明监利县××镇高黄村民委员会已将争议地盘53.8亩发包给了杨发胜。

  证据三、监利县××镇六弓洲村民委员会向监利县河山局、监利县白螺镇当局、监利县××镇河山所提交的关于强烈要求收受接管地盘权属的申请演讲一份。证明该宗争议地盘应先申请当局权属胶葛处理后再审查本案。

  证据四、不动产登记材料查询成果证明。证明监利县不动产登记核心未查询到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委会的地盘权属登记记实。

  薛桥村委会的质证看法为:1、对第一份证据的实在性、合法性、联系关系性均有贰言。行政复议属于另一个案件。高黄村委会虽然申请了复议,可是相关部分没有答复,无受理该行政复议的书面通知书。且行政复议申请书不完整,并没有申明行政复议申请的来由。2、证据二地盘承包运营权证不属于新证据,应在一审开庭时供给。对该运营权证的实在性、合法性、联系关系性有贰言,没有加盖高黄村委会印章,且该运营权证上没有四至图,不克不及证明杨发胜承包的地盘就是涉案“鱼池”,也不克不及证明杨发胜承包的是几多亩地盘。3、证据三不属于新证据应在一审供给,且该证据均是复印件,对实在性、合法性有贰言,并且与本案无关,只是六弓洲村委会向当局提交的演讲。4、对质据四有贰言。不知杨发胜是从哪里收集的该证据,薛桥村委会提交的地盘证是地盘办理部分出具的,地盘证的查询应由监利县地盘局出具证明。

  本院认为:1、证据一只能证明监利县白螺镇高黄村民委员会向荆州市人民当局法制办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因未提交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故不克不及证明该行政复议已受理。2、关于杨发胜提交的证据二在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没有存案登记。3、关于证据三,六弓洲村委会对鱼池的权属有贰言,向监利县的相关部分反映过环境,但六弓洲村委会有贰言的鱼池并非现杨发胜养殖的鱼池,故与本案无关。4、虽然监利县不动产登记核心出具了“未查询到监利县白螺镇薛桥村委会的地盘权属登记记实”的证明,但杨发胜并无证据证明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是假的,故证据四不成否认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

  薛桥村委会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及附图。证明争议的三口“鱼池”属于薛桥村委会所有及“鱼池”的具体位置。

  证据二、从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复印的白螺镇高黄村地盘二轮延包合同书一份。证明高黄村二轮延包运营权证的编号为568001至568291,最初一个编号为568291,不包罗杨发胜提交的编号为568329的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

  证据三、从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复印的杨发胜、杨发炎的父亲杨彩义与高黄村委会签定的农村地盘二轮延包合同书一份,合同编号和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的编号为568284承包面积为10亩,该10亩地盘的承包报酬杨彩义佳耦、杨发炎佳耦及杨发炎的女儿共五人。证明杨发胜提交的编号为568329的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是假的。

  证据四、从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复印的杨发胜与高黄村委会签定的农村地盘二轮延包合同书一份,合同编号和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的编号为568285承包面积为8亩。证明杨发胜提交的编号为568329的农村地盘承包运营权证是假的。

  杨发胜的质证看法为:1、对质据一、薛桥村提交的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附图上的“鱼池”属于高黄村所有的。一审提交的地盘证上没有四至图,杨发胜到监利县河山局未查询到档案。2、对质据二、证据三、证据四有贰言。不清晰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能否具有地盘二轮延包的保管资历,地盘二轮延包属于经管站办理。且该三份证据不具备证据的形式要件,没有担任人和经办人的签名。证据二高黄村委会地盘二轮延包合同与颁布的地盘承包运营权证的亩数、位置与现实环境不分歧,具有农户彼此换田、买田的环境。证据三、证据四合同上承包方代表的签名不是杨彩义、杨发胜本人签名,不克不及证明杨发胜、杨发炎的现实承包面积。

  本院认为:虽然证据一与本院依权柄在监利县河山资本部分查询的成果矛盾,但该证形式合法,监利县河山资本部分只是申明没有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登记消息无查询的成果,但并未否定该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实在性,故本院对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的实在性予以采信。因监利县××镇农村集体三资委托代办署理办事核心是监利县××镇地盘二轮延包的监视办理部分,故对质据二、证据三、证据四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二审查明,杨发胜的堂弟杨七清从1993年起头承包涉案的“鱼池”,2007年杨发胜起头承包涉案的”鱼池”,并与高黄村签定鱼池承包和谈,和谈商定:1、3“鱼池”,每个水面积约10亩,共计30亩水面,南抵横堤农田,北抵陈辉勤鱼池,东抵飞跃河路,西抵光明”鱼池”,现在“鱼池”连鱼池梗一并承包给杨发胜同志。2、承保刻日15年即2007年2月20日至2022年2月20日止。3、承包款子:前三年考虑鱼池要革新,所以承包款为每年2000元,往后每年3000元……杨发胜在承包期内对“鱼池”进行了革新,现其承包的“鱼池”面积为60亩摆布。杨发胜称承包期间除向高黄村委会交纳承包费外,还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但没有和薛桥村委会签定承包合同。杨发胜二审陈述“向薛桥村委会、高黄村委会交纳的都是一样的,每年交2000元或3000元,若是对鱼池进行了革新,那一年就交的少一些,但杨发胜未提交其向高黄村委会交纳承包费的证据。薛桥村委会向法庭提交了其收取杨发胜2015年之前承包费的收款收条。2015年杨发胜未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2016年3月经催要未果,2016年5月13日在监利县×××三资办理核心的全程监视下薛桥村委会通过公开投标的体例将总面积约140亩[此中东边鱼池60亩(薛桥村委会称该60亩为杨发胜侵犯的“鱼池”),西边鱼池约60亩、临近西边鱼池的农田约20亩(可改形成鱼池)]进行发包,并当天与竞标人陈平签定了薛桥村大城池鱼池承包合同,由陈平承包该140亩鱼池,刻日为10年,2017年1月1日至2026年12月31日,承包费为每年29500元。二审查明的其他现实与一审讯决认定的分歧,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二审争议的核心为:1、一审以物权庇护胶葛为案由审理本案能否得当;2、本案能否已过诉讼时效;3、一审法院能否违反中立准绳;4、本案能否属于人民法院管辖。

  一审以物权庇护胶葛为案由审理本案能否得当

  按照法[2011]42号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点窜后的民事案件案由划定的通知》,民事案件案由该当根据当事人主意的民事法令关系的性质来确定,另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条第三款:“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力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间接安排和排他的权力,包罗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的划定,一审被告薛桥村委会以其享有所有权的“鱼池”被侵犯为由告状到法院,一审以物权庇护作为案由审理本案并无不妥,上诉人杨发胜主意本案应以地盘承包合同胶葛为案由的上诉来由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支撑。

  本案能否已过诉讼时效

  因杨发胜自2007年承包了涉案的3个“鱼池”后不断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只是从2015年起未向薛桥村委会交纳承包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公例》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庇护民事权力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令还有划定的除外”的划定,薛桥村委会在2016年8月提告状讼并未跨越两年的诉讼时效,故上诉人杨发胜主意薛桥村委会的告状跨越诉讼时效的上诉来由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支撑。

  一审法院能否违反中立准绳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当事人及其诉讼代办署理人因客观缘由不克不及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该当查询拜访收集。”的划定,一审为了查明涉案杨发胜养殖的3个“鱼池”能否包含在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登记的108.2亩的范畴内,依权柄对现场进行勘验,并特邀请土管所的专业人员和官薛片区的担任人现场勘验并无不妥。故上诉人杨发胜的该项上诉来由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支撑。

  本案能否属于人民法院管辖

  虽然薛桥村委会提交的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在监利县河山部分未查询到登记消息,但杨发胜未供给证据证明该集体地盘所有权证是假的。杨发胜主意涉案的“鱼池”属于高黄村委会所有,亦未供给证据证明,薛桥村委会以涉案的“鱼池”属于其所无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返还“鱼池”,并无不妥,上诉人杨发胜主意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的上诉来由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支撑。薛桥村委会提交了监集有(1993)字第2号集体地盘所有权证证明涉案的“鱼池”属于该村所有,虽然薛桥村委会与杨发胜之间未签定“鱼池”承包合同,但2007年至2014年杨发胜均向薛桥村委会交纳了承包费,薛桥村委会与杨发胜之间形成现实上的承包关系,2015年以来杨发胜未向薛桥村委会交纳“鱼池”承包费,经多次催要仍不交纳,在此环境下,薛桥村委会在2016年5月将涉案的“鱼池”公开投标之前,于同年5月4日向杨发胜送达了投标通知布告,但杨发胜并未参与投标,同年6月15日薛桥村委会向杨发胜送达了期限退还“鱼池”通知,要求杨发胜在三个月内返还“鱼池”,薛桥村委会要求偿还“鱼池”给了杨发胜合理的刻日,故薛桥村委会诉至法院请求返还“鱼池”,一审支撑该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杨发胜的上诉请求均不克不及成立,应予驳回。本案经合议庭合议,并报本院审讯委员会会商决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划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杨发胜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讯决。

  审讯员谢本宏

  代办署理审讯员潘川川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陈雅丽

  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力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间接安排和排他的权力,包罗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

  第一百三十五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庇护民事权力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令还有划定的除外。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办署理人因客观缘由不克不及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该当查询拜访收集。

  (一) 原判决、裁定认定现实清晰,合用法令准确的,以判决、裁定体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徐峰法官同案由裁判文书

  刘召生与国网湖北省电力公司监利县供电公司、桥市镇人民当局物权庇护胶葛二审民事判决书

  地址:长春市高新区前进大街2326号创展国际大厦2101室

  微信公家平台

  聚法科技(长春)无限公司

  该文书法院已撤下不予公开,但聚法案例上仍能查询到

  该文书在聚法案例上发布的内容与法院发布的内容具有差别文书链接(必填)文书题目(必填)您的姓名(必填)当事人户籍地点地(必填)您的德律风(必填)验证码(必填)申请下线文书《申请须知》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鼎新的一项主要行动,对贯彻落实审讯公开准绳,推进司法公道,提拔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贸易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供给给法令社区检索查阅。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的划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来由或者其他特殊缘由需要撤回的, 该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担任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的特地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打点撤回及登记存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贰言,请与相关法院相关部分联系。法院处置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点窜的权力,因而不接管对文书内容进行点窜或者选择性屏障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能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能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力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征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的划定》